欢迎您来到谢锡亮艾灸养生馆官方网站!
谢锡亮教授简介

4e22a9070b2c7554caebccb219451785.jpg

谢锡亮,原籍河南原阳县,是著名的针灸临床大家,名老中医、主任医师。

早年师从我国近代著名的针灸学家和中医教育家、现代针灸学科的奠基人承淡安先生,得其真传。其后的工作中继承和发扬了承淡安的学术思想,在临床和教学上均有诸多建树,是澄江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曾受聘中国针灸专家讲师团教授,台湾自然疗法总会顾问,香港针灸学会学术顾问,山西中医学院客座教授,山西省针灸学会副理事长,在山西省襄汾县人民医院工作30多年并创建襄汾县中医院。2009年被山西省针灸学会授予“针灸泰斗”称号。


1951年,谢锡亮负笈千里投考苏州“中国针灸学研究社实习研究班”,拜著名针灸教育家承淡安先生为师。由于天资聪疑,加之勤勉精进,深得承老先生喜爱。当年中秋节师生合影后,承淡安先生即兴赋诗一首,以资鼓励——《赠学生谢锡亮》:“君自三晋来,相随习薄技。发奋攻岐黄,针灸遍环宇。”


六十年来,谢锡亮时时不忘恩师教诲,为传承和弘扬灸法不遗余力。回首数载,不忘恩师点拨,也于自己87岁高龄之时赋诗以寄当年恩师的知遇之恩——《感怀承师》:“负笈千里学针灸,心传口授几春秋。六十年来医教研,遥望苏州频叩首。”师徒间的深情,可见一斑。

 755db76901632b8e71ea86afe418e1bd.jpg

传承师志弘扬灸法

承淡安先生曾说过:“针灸之功效,既广且捷,针灸之施用,亦便亦廉,易于普及,宜于贫病,允为利民之国粹,实有推广之必要。”(《中国针灸学》1955年8月)谢锡亮牢记老师的教诲,把传承和弘扬针灸作为自己的光荣使命。

他曾为我省、地、县及外地举办各种中医、针灸学习班二、三十期,学员达2000余人,涵盖半农半医、初中级卫校、针灸学校、大学本科等各种人员。期间,还为山西中医学院针灸系、山西省针灸提高班讲授子午流注、灵龟八法等。他在教学中提倡边教学边实践。如1956—1958年期间,受河南省原阳县政府聘任,举办了数期中医进修班、针灸训练班,都是在授课的同时开设门诊部,既教学员又为群众看病。1957年8月,他带领针灸医生训练班的72名学员,深入原阳灾区,防病治病,免费医疗,半个多月时间,在东西100多华里、270多个村庄治疗患者6583人,其中发现疟疾病人69例,用针法全部治愈。为了总结经验,他写了《针刺治疗69例疟疾报告》,《中医杂志》(1958年第3期)予以发表,对当时控制疟疾流行起到了一定作用。这是他学医以来初次发表学术文章。

2d12d0f67baeb81e25b17f0524c9c7b5.jpg

谢锡亮1990年退休后,受老师家人的委托,在侯马成立了中国澄江学派针灸医学研究所,不断接收各地前来学习的学员,并先后培养学徒近百名。海内外的学友及慕名来访者经常来信、来电或登门交流,也不断有海内外同行来这里求教或切磋。1995年,日本京都的针灸学者名越礼子专程来学习访问,70岁的谢锡亮用日语、汉语与其交谈。名越礼子回国后,在《医道の日本》上连续发表两篇见闻。2011年4月,她还给谢老来信索要有关教材为学生上课之用。1996年,谢锡亮应邀赴美国洛杉矶教学和临床医疗,受到美国同行欢迎。


近几年,法国巴黎、里昂,俄罗斯,台湾都有人来这里学习或交流。2010年8月,美国普林斯顿中国针灸中心董事长蔡达木、院长谢小芬和他们的老师、福建中医学院教授、泉州中医院针灸科主任张永树前来拜访和交流学术。

9f7c790c9bfda43c1c718865350d24ca.jpg


近些年,他还接受了中央电视台、山西电教馆和侯马电视台的采访,不遗余力地宣传和弘扬灸法。

得知中医针灸申遗成功,谢锡亮感慨良多。他说,这不仅是中国针灸界的喜事,也进一步增强了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他在《中国中医药报》(2011年2月17日第三版)发表题为《针灸并重发展中医药》的文章,呼吁继承和弘扬祖国医学遗产,普及和推广灸法。他说;“中医针灸已传遍世界,目前有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使用中医针灸,而我国作为针灸的发源地,针灸并没有很好地普及和推广。针与灸各有所长,不能以针代灸,也不能以灸代针。现在使用针法的人较多,而灸法用得少,致使针灸失去了一半作用,十分可惜。灸法历史很长,但不古老,不落后,至现在还非常实用。它不是土法,而是中医治病防病的技术之一。灸法安全稳妥,经济节约,成本很低,易学易用,只要掌握技巧,正确操作,没有多大痛苦,对人体和环境无害。灸法在我们面前还有广阔的“荒原”,亟待我们去发现、去开拓。关键是要规范和提高灸法的技术水平,水平高了,疗效好了,才能被越来越多的公众接受和认可,才会有较大的发展。”

2fb854c7c1823b2f8f204b5d1897bb2c.jpg


业精于勤  大医精诚

谢锡亮长期在基层工作,深切地体会到患者特别是农村百姓看病的难处。几十年来,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复兴祖国的针灸事业,为大众解除病痛。在临床治疗上,应诊无虚日。他到基层、农村,常被群众包围,经常一日应诊100多人次。

近40年来,他潜心研究并临床实践,把重点放在简便易用的灸法上。他认为灸法可以使贫病患者少花钱,还可以切实解除他们的困难和痛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在襄汾县人民医院曾研究用针灸治疗小儿麻痹,总结出了少取穴、取准穴、用细针、轻刺激或用灸的方法,既减轻了患儿痛苦,又获得较好效果。他毫无保留地把经验传授给同事和学生。当时专设30张病床,多年间共收治患儿4967例,使得当时的襄汾县医院由于治疗小儿麻痹而闻名省内外。根据积累的临床经验,谢锡亮主持写成总结报告,选为1984年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世界针灸大会发言材料。

他改进了古人的直接灸法,从当时最多见的乙型肝炎入手研究,经过近40年的临床实践,总结出一套简便的治疗方法,积累了数百病例,其中病历资料较完整且有回访结果的近百例。实践证明,用直接灸法治疗乙肝,优于常规的保肝药和干扰素、抗病毒等药物,而且疗效确切,花费很低。

他考虑到艾滋病是病毒感染、免疫缺陷,发病症状和体征与乙肝有相似之处,认为直接灸法可以防治艾滋病,多方呼吁,并编写宣传材料。1993年,他的论文《用直接灸法防治艾滋病》受到在日本举办的第三届世界针灸大会的重视,选为大会发言材料。

多年来,谢锡亮在一些慢性顽固性、免疫性、病毒性疾病方面开展研究,使用灸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些患者经正规大医院用现代医学技术诊断,治疗如强直性脊柱炎、干燥综合征、类风湿关节炎、痛风性关节炎、红斑狼疮、血小板减少(增多)症、乙型病毒性肝炎等病症,效果并不理想,而灸法对这些病都有特殊疗效。譬如风湿免疫性疾病在大医院往往多用激素类药物治疗,而且长期大量使用,一时减轻症状,其后果并不乐观。据临床实践经验,用灸法不但安全,还可能出现惊奇的疗效,持久而不易复发。同时,有些用现今医学技术还查不清的病症,也都可以使用灸法,不仅确保安全无害,还或许会出现意外的治疗效果。


著作等身  薪火相传

谢锡亮从医60多年,在医疗和教学的同时,还认真读书,笔耕不辍,把自己的经验毫不保留地奉献给社会。多年来,他不顾自己年事已高,时刻关注中医针灸事业的发展,特别是一直执着地研究灸法,达到痴迷的程度。随着临床经验的丰富,他一方面积累资料,充实提高,一方面学习医学发展的新成果,不停地编写灸法书,对自己已出版的著作一再修订,不断增加新的内容。为了传承和弘扬灸法,30多年来,曾在《中国针灸》、《中国中医药报》、《上海针灸》、台湾《自然疗法》《明通中医》等多种报刊杂志发表学术文章百余篇,著有《灸法与保健》、《灸法(基础 临床 保健)》、《家庭实用保健灸法》、《针灸基本功》(一、二版)、《谢锡亮灸法》(一、二、三版)、《健康长寿与灸法》、《谢锡亮灸法医案》等书,出版发行超过10万册。


他还根据几十年运用灸法的经验和体会,写了《话灸法》歌诀二首:


(一)
灸法耐心讲功夫,艾绒燃烧灼皮肤。
起初觉热有点痛,重复几次很舒服。
简便廉验少花钱,在家自灸不出户。
一缕芳香爽精神,风寒湿痹百病除。
——2010年12月 时年八十六岁


(二)
灸法犹如大荒原,亟待医者去开拓。
细菌病毒皆可治,免疫疾病全概括。
绝非自欺欺人语,经过实践眼开阔。
临床验案有佐证,科学研究文章多。
——2012年5月 时年八十八岁


谢老可谓将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祖国的中医药事业和澄江学派的壮大与发展上,为之尽心倾力。而在采访的最后:他还不忘告诉众多的后来者和从事中医药文化保护的人们,要将真正的中医药国学保护好、传承好,用大医精诚的精神为普天下的百姓们济世造福。


5fb84f70fd0fd0a89d7a81522fe75079.jpg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谢锡亮教授行医70余载,学员遍及大江南北,其中以北京301医院针灸科主任关玲博士、山西名中医傅小苏等名医为代表的弟子,更有扎根基层,天天为大众解除病痛千余计的弟子,但谢老从来都是一视同仁,更是倡导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如今各地学子开枝散叶,以谢锡亮灸法命名的艾灸馆星罗棋布,正在为灸法事业发扬光大贡献自己的力量。

0cb7ed9fbf9bd8d7db82b160cfe52227.jpg